近期的感与思

很久没有静下心来,想想过去,想想接下来的几个月甚至几年。 如果说没有“想想过去”是因为太忙,那么想想接下来,如果说没有时间,恐怕就自欺欺人了。其实是恐惧,恐惧未知。

过去...正式工作有一年多了,中间还换了一次。这次切换冲击并不大,因为工作状态都差不多,只是工作内容变了。所以这点事没什么可说的,如果真要说一些,那可能就是自己的那点不安分吧。想想在年初写的那篇《技术建议》被束之高阁恐怕是走的主因,后面的管理人员的一系列的我认为的管理失误与低效的方法是走最后一根稻草。这里不安分,自己明白,尽管是最近几代人所谓的可自由选择的表现,但对一个人来说是有利又有弊。弊,说白了就是定力不够,受不得委屈,忍不得寂寞。看了那么多,也明白,古今中外,成事的,都是会忍的。同时,还有一点,也都是明白自己为什么在忍,仅仅是忍,那可能是懦弱了吧。总而言之,这件事,尽管自己有很多理由说服自己,但受不得委屈这点是肯定的了。

每当回想起当年考研时,自己那份定力,实在是佩服自己,也可能当时有人陪着吧,所以感觉不到艰苦。有时就在想,如果现在工作有当时的那怕一半的定力也好。如果总是这么想,其实就是对当下自己的不满,时间一长,信心就会流失。以前听一个老师说过这么一个观点:信心是来自一件又一件成功的累积,那怕是小成功。这个观点我同意,同时,在没有一件又一件的成功累积下,发现信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消失,如同逆水行舟一样。说起这个,就是想说,过去这段时间,或者很久没有那种挑战自己而获胜的感觉了。久而久之,就有一种日复一日的被动反复,没有了自主性和能动性。说到这里,归根还是解决一个看上去很高大上,其实却是一个人要想活自己就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而在于世?记得在大学时,对这问题有一个答案,为了生存和存在。也就是 既然被动的出现,那首先要解决生存,然后再解决存在。想想 现在虽然也是在解决生存,但仔细想是一种被动的解决,或者说是一种为了生存而解决生存,并不是上面答案里那个要主动解决生存,然后再解决存在。信心缺失,也就是自己这几年来处在大潮中,看不清那怕一秒后的进展而随波逐流的结果吧。因为没有信心,错失的不仅仅是机会。幸好还能唯物知道,信心不来自于感觉,而来自主动不断创造感觉,以保持对接下来或者说未来的勇气。既然知道,剩下的就是实践了。知易行难!

那就说说这个行吧。行、是意志,时髦的词叫执行力。如果让我忍受几分钟的疼痛,坚持做几十个平举、或者熬几个夜攻克技术难题,能做到。但很难做到,按一个既定的、自己也认为是好的流程来做事情。比如说EVERNOTE的每日周月检查流程、每月读书安排、技术学习... 看上去简单,但就是总做不到或不完美,或者说不能按既定的计划或流程来完成,老是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  目标不够明确?无法排除干扰?客观因素导致时间不够?主观积极不重视?或者抵抗外界诱惑能力不强而导致时间荒废?还是因为由于执行期太长,无正向反馈而积极性慢慢消失?

我想,做一件事,尤其是需要长期的来做的事情,本身就是一件难事吧。需要克服很多人性固有的弱点才能完成。而克服,或者说控制自己,而不是像虫子一样动物性地支配自己,就是一项人类需要学习和培养的生存技能,而不是像呼吸一样,生来就会。如果这样想,尽管心理上负担小了,但这样想不是为了减轻心理负担。而是搞清楚了,难在哪里,就如同工程师要学习自然法则才能使其工程成果出现并适应至少地球这个环境。嗯,要先学习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做,为什么不坚持,为什么喜欢做这个而不做那个。然后才能通过制定或者养成适合自己的计划或习惯,这样,我想那些长期的项目才能坚持如初地进行,然后才能有积累。哼,理想很饱满,现实很骨感。学习自己淡何容易?那就从学习自己,直面自己开始吧。

接下来,不管是恐惧也好,还是想了也白想也好,总之,做好当下都不行,将来的事还说什么说,如果说,也是些安慰自己的,如果不是安慰自己的,那还说它干嘛,吓唬自己,不没事找事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