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5月

The Imitation Game

看完这部电影,愣愣地站在窗前半个小时没回神来,看着外面的路灯和树影摇曳的马路,任由思考蔓延。为Turing为人类作出如此大的贡献,却受到如此待遇而感到痛心,又联想到自己每日工作的基础-计算机-源头是这里,同时又想到Turing回答警官的话:机器与人的思考方式不同,就如同我们每个人思考方式不同一样,“机器是否可以如同人一样思考”- 这是一个傻问题。
每个人的思考方式的确是存在着不同,但在一个社会中,为了更好地与他人交流,人类从儿童便开始了趋同的练习。对于那些异类的思考方式,功利点说,不符合当前人类社会普遍的思考方式,就会进行有意或无意的打压和改造,而且这个过程对于一个个体,即有被动也有主动的形式。
因此,一个能再产生Turing的社会,必然需要有包容各种“异类”思考方式,甚至其它方面“异类”的环境和舆论氛围。

曾经与机器一起思考过,由于外部干扰,无法再与机器产生共鸣与对话;掌握并验证一个全新理论,而且还因此拯救了数千万人性命与国家命运的的人,确不为外人所认可和理解,想想该是多么的痛苦和无助,这也许已经超出了人所能的承受。